【龍洞.HS】相處.之四

  H:海休斯Haishiousz(拉茲家水龍)
  S
:聖卡諾爾Shengkanuoer(擒草家冰龍)


  感到身體感覺恢復泰半,從淺攤中撐起身子的海休斯笑著、卻也沒說明他笑的理由。眼前的人明明可以趁此機會一走了之卻選擇留下,看來他的直覺看來並沒有錯;他的冷漠不是真的、應該是有什麼原因後天造成…也或許就跟他那傷勢有關……

  全身溼透,純白的衣服半透明浮貼在身軀上還不時滴著水,他在想現在該先去更衣、還是該先去準備給對方的餐點和製藥…算算估計時間也差不多了。

  聖卡自海休斯進入海裡後便一直待在岸邊目不轉睛地一直看著他,經過了大半天、看來對方狀況似乎好一點了。海休斯率先打破沉默:「看來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太方便收集山菜料理的食材呢…介意再嚐嚐海味嗎?」手抓著領口,他決定還是先換下濕漉漉的衣服,水到處滴的滿地都是也不好。

 

  「你不要動。」看著海休斯,有些命令的語氣要他不要離開海裡。

  「我已經好多了。」不想讓對方擔心、他覺得他的傷勢也沒聖卡重,也沒注意到自己現在…只想著該替對方準備飲食和藥物了。

  「還沒好就不要起來。」這人是怎樣?老是對我的話有反意。

  「剩下的已經不礙事了。」他瞇起露出的眼微笑,動作倒也老實聽話沒再動彈:「您應該也餓了吧?就當做兩名傷患都需要補充營養才好的快,請容許小的上岸打理…」

  「…你餓了嗎?」也是、時間也不早了。

  「您應該也是吧?」說著就撐起上身。

  「叫你待著就不要亂動啦!」有點生氣的吼道。

  「小的,可以問為什麼嘛…?」微愣,他沒想過他會因為他有這麼大的反應。

 

  說什麼為什麼……我怎麼知道,不要問我這種問題!聖卡似乎有些困惑和驚愕,對於海休斯的疑問,他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總、總之你待著不要亂動就對了!吃的我來想辦法。」聖卡向對方指著喊道、然後站起,往屋子移動。

  海休斯有些受寵若驚地看著聖卡移動,望著他背影想了想突然想到些什麼:「是說…有幸知道您的名字嗎?」

  聖卡的腳步因對方的疑問停下。

  「…聖卡諾爾。」說完,便進入了小屋。

 

  海休斯開心地笑了,他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因為知道對方的名字而開心,是因為距離稍稍拉近了?應該是吧。他在心中自問自答著,卻沒深一步去思考因為距離拉近而開心的原因。

  聖卡進入屋後,便往廚房前進。在屋裡翻找著有沒有剩下的食材,雖然自己的左手不太能使力,但是簡單的料理還有加熱什麼的自己至少還可以。

  「啊、這個應該可以用吧…」聖卡找到了些什麼、開始料理起來。

 

  聽著廚房傳來的聲響,他心中有股暖意悄悄升起…究竟已經有多久沒人為他做飯過?偶爾來訪的兄長也是來當食客的,獨居已久早已習慣凡事自己來的海休斯,想起他的左手不便、為了避免延誤傷勢復原,他起身簡單包紮換上衣服往廚房湊近。

 

  「兩人一起來的話,可以提早開飯唷…」

  「啊、我不是叫你不要起來的嗎?」聖卡聽見後方的聲音,轉過身、看見海修斯便皺起眉。

  「就當小的等不及先來一探究竟了…晚飯後,會向您請罪。」說著走近對方身邊,發出了唔的一聲。「斗膽發言…您的鹽巴加的似乎有些過量?」

  「…什、哪有?!…唔……」對於海休斯的話有些慍怒,自己試嚐了一口後,也皺了眉頭。奇怪、是因為太久沒下廚所以感覺遲鈍了嗎……

  「在水滾前可以先將這菜切絲丟下,它不易軟、所以等到魚肉下去的時候軟硬度會比較適中…」熟練的手法、邊放慢動作邊教學,認真專注的態度一時之間都忘了對方是自己的上階。

  原本聖卡有些惱怒,對方是覺得自己太沒用了嗎?!但是看了看海休斯認真的樣子,也不知不覺聽起了對方的教學,在後頭看著對方的動作。

  舀了一匙裝在碟子嚐了口味道,還沒察覺自己有些越矩的他只是將碟子遞給聖卡。

  「請嚐嚐看這樣的味道,合口味嗎?」

  聖卡皺眉看著對方遞過來的碟子。可惡、這傢伙是真的覺得我很沒用就是了!癟了癟嘴、但是聞到香味的聖卡,還是忍不住接過碟子試吃了起來。

  「…味道?」昨晚偷偷熬夜新調出來的味道、雖然自己還算滿意,就不知道合不合對方胃口。

  「……」真是可惡、跟我的差太多了。聖卡有些挫折,雖然知道對方的手藝本來就很好…

  對方不語,有些擔心的海休斯將剛剛熄滅的火又點燃。

  「不滿意的話我再換--…」語氣中帶著很難發現、些微的失望感。

  「--很好吃啦、不要換!」聖卡拉住對方的手。「跟我的比起來差太多了,真的很好吃啦……」

  聽到對方的回答才驚覺自己的失態,維持著被拉住手的姿勢低頭。「小的…太囂張、以下犯上越矩了…斗膽請罪。」

  …現在才注意到嗎?聖卡嘆了口氣,似乎也生氣不起來了。但看了看對方的樣子,還是忍不住想挖苦對方。

  「…是啊、現在才知道嗎?早就不只這一次了。」

  「請您降罪。」他認真地舉手抱拳作揖。

  「…是啊、該怎麼處罰你好呢……」聖卡挑眉,看著認真的海休斯。

  海休斯維持著姿勢等著聖卡說下去,不忘補充一句:「除了讓您離開這點暫時無法辦到…其他的都行。」

 

  面對這麼認真的海休斯,聖卡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本來他就只是說說而已。也知道海休斯所做的一切其實只是擔心自己,現在對方這樣、他反而不好意思怪罪對方了。

  「……那個我還沒想到,先欠著。」

  「謹遵吩咐。」鬆了口氣,他站直身子瞇眼笑:「東西也準備的差不多了,您請先去餐桌旁稍後,小的等等就送上。」

  又笑了。最近似乎很常看見海休斯的笑容,不是說討厭,只是……沒有細想,覺得再這樣想下去徒增煩惱而已。

  「……你覺得我很沒有用嗎?雖然我左手沒什麼力,但我還是可以做事情的。」也許是賭氣吧,聖卡逕自將一些已經盛裝好的菜餚端上餐桌。

  「小的只是希望您的傷勢可以用最快的速度康復,絕無您說的意思。」說著卻也在慢慢消化他的話…他、可以把這句話當作他願意暫時繼續留在這裡了嗎…?

  他知道對方並沒有那個意思,是自己在意。左手根本已經廢了,如果不做點什麼,那麼他真的就沒什麼用處了,只能等死吧。想到這裡,聖卡似乎愣住了。他原本就已經不想要生存了不是嗎?為什麼現在……?

  抬眼看了看海休斯。都是這個人害的,擅自地救起他還任性地替自己受傷。煩死了、為什麼我要在意他怎樣啊。聖卡煩躁地抓了抓頭,決定不再想。

 

  「你弄好了就快點坐下。」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Js.

DC_異界

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