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介紹
★管理人:擒草 / Js.(↙點很重要) / 葉子感謝曜曜製作w
★龍洞擬人,但是使用拉茲創作的世界觀,加上一些自己的設定。主要放置龍群的同人相關創作,創作交流亦可。
★不認識的人恕不加好友,請愛用訂閱、連結功能,謝謝。
★交流歡迎,但請注意禮節。
★Logo,直連歡迎


【龍洞.HS】相遇

  H
:海休斯Haishiousz(拉茲家水龍)
  S
:聖卡諾爾Shengkanuoer(擒草家冰龍)


  某天,如同往常一樣的平凡,男子坐在離海邊不遠的海面岩礁上望著海景。男子名喚海休斯,是已在這棲息已久的水龍一族的成員之一。


  他感覺得到海浪一波一波捲著自己的身軀,不知道自己會被這深沉的藍帶往何處。
  聖卡諾爾,已經是即將消逝的名字。全身都好痛…他茫然地看著與海相襯的蔚藍。

  …無所謂了。
  他閉上眼,任隨波濤推送著自己,沉沉地、睡去,希望再也不要清醒。
  不知道過了多久,也是他未曾料想到的,大海將他帶到了『他』的附近。

  「……?!」
  海平面上出現了與海水不同的顏色,形體像是個人。海休斯不疑有他,跳下海裡去將目標攙扶游回岸上。等到上了岸,有機會看清的他映入眼底的,是身上佈滿殘酷不堪的傷痕的青少年。驚訝之餘,不做多想便是小心翼翼地將他送回自己的居處。
  探了探鼻息,確認還有生命跡象後,馬上著手進行治療的動作。每處理一處…都不免讓人感到心疼。

  他似乎看見了什麼,面前白色的光芒很耀眼,讓他有些睜不開。伸手向前方高舉,卻什麼也抓不到。然後自手開始崩壞、崩落。這就是自己最後的樣子嗎?
  海休斯處理著對方的傷勢,然而傷勢過於嚴重再加上多時浸泡海水受到浪濤侵蝕,使得治療程序更加難上許多。對方的體溫似乎也有漸趨冰冷的趨勢,氣息比先前更加微弱。

  見對方短暫的恢復過意識,在稍後的療程中除了知道對方是他的上階龍族外,更驚覺的是生命氣息的薄弱,他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自己額上的印記沾血後,印記微微發出青光。
  「失禮了。」俯下身,他將額貼在對方的,以印記為媒介,海休斯的部分魔力和生命力緩緩流入對方體內。

  忽然感受到一股特殊的氛圍包覆著自己,他不知道這樣的感覺是怎麼產生的。很久、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他漸漸地穩定下來,接受來自未知的包圍,溫暖的氣息。
  見對方的生命維持機能漸趨平穩,雖然給出生命和魔力露出些許疲態的海休斯反而只是露出鬆口氣的微笑,繼續手邊的療程。在將幾近完全脫離的左手重新縫合完後,厚實大掌注意著不讓自己弄痛對方地輕覆上去使出了水系治療術。
  「雖然無法痊癒,但整體初步上應該差不多了吧…」說著,整理好自己的床鋪後,極度謹慎小心地將上在昏迷的人兒放置床上拉好被子。
  雖然經過海休斯的治療,但是在照顧的過程中,依然能見對方難過的樣子。

  在明亮的白光後,緊接著而來的是深遂的黑。
  手上似乎又被銬上重重的鎖鏈,一次又一次重複著在自己落海前的生活。那人在他身上一鞭又一鞭抽著,早已被弄傷的喉部已經發出不了什麼聲響。承受、然後繼續被打虐、被施暴。
  汗涔涔。不知道是因為傷勢帶來的高熱讓他如此難受,還是夢見了痛苦的事情。海休斯在一旁照護著,面對著眼前的傷患持續昏迷痛苦的模樣。

  看著對方痛苦的模樣海休斯心中滿是不忍,邊幫對方擦汗邊小心避開傷口。看著許多並非一次性的傷勢,心中滿是疑惑:究竟是怎樣的深仇大恨,可以這樣對待一個生命…?
  感覺對方彷彿被噩夢困擾著,清了清嗓子,低低地、緩緩地唱出祥和的旋律。海龍族的歌聲能某種程度地牽引誘導影響著人的情緒,他現在只希望能在此刻多少發揮點功用…

  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旋律自遠方傳入自己的耳中。相當美麗悅耳的歌聲,祥和的曲調似乎安撫了自己的情緒。原本壓著自己喘不過氣的感覺似乎不見了,糾纏著自己的痛苦似乎暫時遠離了。
  是誰呢?唱著的樂曲十分動聽。

  床上的人呼吸逐漸平順,臉上的表情緩和了許多。

  看著床上的臉龐緩和許多,呼吸也逐漸平穩。伸手探視確定沒有發燒等症狀後,鬆口氣後壓抑住的疲累感登時全湧了上來…讓他忍不住倚著床邊的座椅,拖著臉打起盹來。
  於是就這樣過了幾天,海休斯經常這樣照顧著對方睡著、然後醒來。察看了對方的狀況,再繼續照護。有時候也會唱著歌安撫對方偶發的情緒。

  自己,似乎睡了很久。
  身體感覺很沉重,他緩緩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來到了陌生的地方。他難道沒有死嗎?眼睛轉動著、查看四周的狀況。稍微動了動自己的手腳,疼痛感襲來、讓他放棄動作的打算。

  「您終於醒了。」聲音來來源方向從語首的高處轉為低處。聖卡側頭,看見的是床邊一個正對他行大禮的男子。
  「您傷勢不輕也失去意識,迫於當下情況危急便擅自為您治療實感抱歉…還有,在下名喚海休斯,是棲息在這海岸線的水龍一族之一。」
  循聲望去,看見海休斯之後、表情變得警戒而冷漠,他忍著身上的疼痛與鈍感,拉開了被子。不顧還對著自己行大禮的海休斯,下了床、一跛一跛地往屋外走。
  見狀,上前擋住去路還解下自己外掛為對方披上的海休斯只是繼續說著:「我知道您一定對這陌生的環境和人事物有所戒心,但您的身子現在極需充足的休養…請您委屈一陣子、等大致康復,海休斯絕不攔您。」

  聖卡並不理會眼前的人,他將剛剛對方披在自身上的衣物扯下後,繞過對方繼續走。
  見對方不聽,海休斯再度擋下了對方的去路,只是這回碰觸了對方的肢體、算是牽制住對方的行動。「如果您不聽勸、基於下階對上階的護主職責,莫怪海休斯無禮了。」
  聖卡皺眉、瞪向眼前的男人。『別靠近我、不要理我』透露著這樣的訊息。揮開對方,他還是堅持離開。

  見對方屢勸不聽,海休斯只好出此下策。
  「冒犯失禮了。」聖卡身後只聽見這句話下一秒卻開始意識模糊,才注意到四周有個像霧氣的東西繚繞在四周。
  察覺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模糊了眼前的視線、強烈的沉睡感襲來。他闔上了眼,身軀軟了下來、往前倒去。
  海休斯及時接住了這虛弱的身軀,他呼了口氣。

  「看來今天開始要忙起來了呢。」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Js.

DC_異界

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七曜
  • 都偷偷來齁-3-!!!!!
  • 咦?偷偷來是指Blog還是進度XD"?
    其實這是之前跟拉拉在MSN上的進度啊,我整理之後就丟過來這樣。

    至於迷你那邊比較想到累積多一點後一次丟(?)

    Js. 於 2010/10/05 20:38 回覆

  • 七曜
  • 都有啦-3-.......
  • 曜曜還不是都偷偷來OHQ我也想知道你們的進度啊!!(亂滾)

    Js. 於 2010/10/13 02: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